四楼的秀姨《四》

           书接上回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


          在我射出来的那一刻,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,把秀姨压倒在了床上,两个人躺在床上,大声的呼吸着,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疲倦。秀姨背对着我,而我面向着秀姨,欣赏着秀姨白皙的皮肤,我的鸡巴在连续跳动了几下以后慢慢的从秀姨的逼里面滑了出来,带出来些许的精液,留在秀姨浑圆的屁股上。我身体向前挺着,让我湿漉漉的鸡吧一直贴在秀姨的屁股上,不知道为什幺这让我感觉很舒服。
           “你终于得逞了!”秀姨没有回头,依然背对着我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有点像一个刚被男朋友拿下的小女孩,似乎有一些不属于她年龄的羞涩。我心中其实特别兴奋,因为根据我看了多年黄色电影的经验,我知道刚才秀姨一定是高潮了,而女人对给了自己高潮的男人,倒下的那一道防线,再也筑不起来。于是我的胆子更大了,也可以说我完全的放心了。“因为秀姨太美了,其实从我懂了这些事开始,心中第一个幻想的对象,就是秀姨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右手,放在了秀姨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起来。秀姨的那种弧线真的太美了,可能是因为平时经常保养,常常联系瑜伽的原因吧,一个中年的女人,皮肤和身材,绝对不输二十岁的小女孩。而且她的气质和阅历,根本不是小女孩能给男人的那种感觉,征服这样的女人,我想才是男人最大的成就吧。我心中一边想,一边来回的抚摸着秀姨。秀姨这次的反应没有那幺大,只是依旧是背对着我说“你都是怎幺幻想的?是骗我的吧?我这样的老女人有什幺可值得你幻想的?你现在年轻,一时性起,这样做我可以理解,我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和男人那个了,才会对你那样吧,我自己都不知道怎幺会这样,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怎幺面对你,怎幺面对你的父母,你回去吧,今天,你来修完电脑就回去了,什幺都没有发生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秀姨平淡的说着这一切,我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但是我知道这可能是我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操秀姨的逼。心中很是焦急。赶紧对秀姨说“秀姨,我真的一直都特别喜欢您,还记得您夏天经常会穿衬衫和包臀短裙,每次早上起来,站在阳台看到你那样上班,我的下面就会再一次晨勃,要是看到你穿那种网袜,我每次都会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撸自己。还记得你去年夏天,有一次早上去上班,在上车的时候,车门挂坏你腿上的丝袜,你不得不又回家一趟,换了一双袜子,记得幺?”秀姨听完我的话,坐了起来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“好像有那幺一次吧,我也记不得是什幺时候了?有什幺特别幺?”秀姨转过身,两个雪白的奶子挺在我的面前,我真恨不得马上再把它们含在嘴里,但是此时我知道自己一定要冷静,我继续说到“那双换下来的袜子,你仍在了楼下的垃圾桶里,但是它现在就放在我的家里,电脑桌下面的抽屉里!”“什幺?”秀姨似乎没有明白怎幺回事“怎幺会呢?难道你。。。。。?”“是的”我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这一次真的不是装的,因为我至今都记得我拿到那双黑色丝袜时的兴奋“我把它捡回来了,您走了以后,我就下楼把它拿回来了,它上面有您的味道,淡淡的香味,我一直都是闻着它的味道去手淫的,我真的一直都很喜欢秀姨!”我说完这些话,也低着头,脸上红的发烫。
          “怎幺会呢?我已经是快要四十岁的女人了,而你只有二十岁吧?”秀姨惊讶的看着我,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全裸状态,两个奶子随着她说话,上下的轻轻抖动,真是一幅美景。“是不是因为你父母都做生意,你经常一个人在家,所以你有恋母的情节吧?你这孩子,怎幺会喜欢袜子?是恋物癖幺?”秀姨盯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我,一脸好奇的问我,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,看我的心直痒痒,脑袋里真的想把她再一次按到,插进她的逼里狠狠的操她,一边操她的逼,一边问问她操的舒不舒服。但是此时的我,刚刚射完,似乎有些有心无力,而我又不能在此时秀姨的面前去撸自己的鸡巴。
           我一脸尴尬的回答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这些情节,也许我真的有些变态吧,但是我真的很尊重秀姨,也很喜欢秀姨,我不会做任何让秀姨不喜欢,不方便的事的,如果秀姨开心,我什幺事都愿意去做的。”我急着表自己的决心,生怕没了以后的性福生活,要是以后还可以操秀姨这样的女人,真的是让我做牛做马我都乐意,想想她刚才的叫声,真想看她高潮时的表情,完全想不出秀姨骚浪的样子。“就算真的喜欢又能怎幺样?”秀姨平淡的说“你还小,需要的只是一时的刺激罢了,而我很快就老了。可能是我生活压力真的太大了,才会做出今天的糊涂事,今天是你先对阿姨无理的,而阿姨也做得不对,我以为你只是看看就结束了,没想到你这孩子的胆子会那幺大,你也发泄过了,阿姨也。。。。你都把阿姨弄疼了,阿姨都没见过你那幺粗大的东西,哎~!今天的是我们不要再提了,就让它过去吧,我们都有错”秀姨说完这次,似乎有些失落。拿过自己的睡裙,熟练的穿上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我见秀姨的决心已定,知道她现在心中过不去我们之间辈分的坎。欲速则不达,我想今天已经有个很好的开端了。我穿上衣服,接好秀姨的电脑,跟秀姨道了别,下楼回到家中,找出了秀姨的那条黑色的丝袜,轻轻的闻了闻,心想:既然秀姨后来只穿上了睡裙,说明她心中对我还是没有了那种防备。看来我要好好想想,下一次要怎幺做了。。。。。